2017年我国宏观经济表现出较强韧性,预计全年GDP增长6.8%左右。专家预计,2018年通胀水平较温和,积极财政政策和稳健货币政策组合不变。政策重点将继续放在“防风险”方面,金融、房地产、地方政府债务管理等领域监管或进一步加码。

  外需好转 新旧动力共发力

  “2017年全年经济增长料为6.8%,高于年初制定目标。”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这是由于消费增长是拉动经济增长的最大动能,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60%。此外,当前贸易形势较好,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增强。

  东方金诚分析师冯琳表示,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增速将实现6年来的首次反弹,预计增速较2016年回升0.1个百分点。在环保限产、房地产调控、金融去杠杆和地方政府债务监管多管齐下的政策环境下,2017年中国经济展现出较强的抗压能力,增长韧性超出预期。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宏观经济与政策研究主管周景彤表示,2017年世界经济出现本轮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难得的同步较强复苏势头,美、欧、日经济体表现均好于上年。在外需明显好转、新旧动力共同发力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等因素带动下,2017年中国经济景气明显上升。中国经济扭转了过去多年放缓趋势,对稳定市场信心、宏观政策制定和金融市场稳定都将产生重要影响。

  “近几年中国经济增速比较稳定,看似‘风平浪静’,但从结构转变角度看,实则‘波涛汹涌’,2017年更是如此。”周景彤表示,高新技术、装备制造等行业蓬勃发展,工业机器人、民用无人机、集成电路等以及现代物流、信息服务、文化旅游等产业快速增长。特别是经过若干年的转型升级,广东、浙江、上海等一些经济发达省份创新发展模式已经初步形成,经济增速回升,不仅引领着全国未来经济转型发展的方向,也对稳定全国经济增长发挥了基础性作用。

  通胀水平料相对温和

  从2018年通胀水平来看,天风证券分析师宋雪涛预计,2018年CPI相较2017年中枢小幅上升。从翘尾因素来看,2-3月开始,CPI翘尾因素逐月上升,6月达到峰值1.7%,随后开始下降。全年CPI将呈M型的季节性特点,中性预测下全年中枢约为2.08%,对货币政策不构成紧缩压力。

  “预计2018年CPI将温和抬升。”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分析,蔬菜的低基数因素将带动一季度CPI涨幅走高,有达到3%的可能;一季度之后CPI大概率逐步回落,全年整体水平将有所上升,但总体保持相对温和,预计全年CPI同比涨幅2.3%左右。

  连平预计,CPI略有上升,PPI高位回调,通胀水平温和。在去杠杆、防风险和监管政策趋紧的背景下,流动性不会大幅释放。

  “在国内投资需求趋弱的情况下,2018年工业产品价格上涨步伐将会放缓,PPI难以重拾大幅攀升之势。”连平认为,前期价格上涨较大的上游产业价格可能出现回调,价格涨势则会在一定程度上从上游向中下游传导。去产能持续推进和环保限产力度加大则对产品价格形成支撑。预计2018年CPI上涨2%左右,高于2017年;PPI平均涨幅约3.5%左右,低于2017年。CPI和PPI之间的剪刀差逐渐收窄,物价水平相对较温和。

  防风险是重中之重

  专家表示,展望2018年,防风险仍是经济运行中的重中之重。冯琳预测,2018年的政策环境将总体保持稳定:一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继续深化;二是“积极财政政策+稳健货币政策”的组合模式不变;三是政策重点将继续放在“防风险”,金融、房地产、地方政府债务管理等领域的监管力度或进一步加码。

  “我国是最具有活力的新兴市场,近年来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持续超过美国。但也积累了不少问题,防风险仍是重中之重。”申万宏源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表示,首先,通过去产能、去库存初步化解了产能过剩风险,2018年供给侧改革仍是重点。其次,通过统一监管来化解影子银行风险;资管新规实施,大资管统一监管,100万亿影子银行业务重新洗牌;另外,通过明确地方政府职责来化解地方债务风险。以PPP之名行融资之实,地方政府债务可能迎来新一轮治理。

  李慧勇认为,2018年是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召开后的第一年,监管框架和监管规则明确之后将进入落实阶段。从中长期看,监管有助于避免风险积聚,有助于正规金融机构发展,有助降低社会融资成本,但短期可能使得现有业务面临停滞,带来流动性冲击,带来利率上行。

  张明认为,在宏观数据走势平稳背后,是微观领域的嬗变,包括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的产能过剩风险化解,以金融强监管驱动的金融部门杠杆风险缓释,以及以房地产调控政策为手段的房价泡沫风险的控制。

  对于监管的领域和重点,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2018年的监管重点包括,完善公司治理、同业业务、理财业务、表外业务等,强化资本约束和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纠正“脱实向虚”,强化对实体经济的支持,特别是普惠金融。